凌文:国家能源集团不是垄断,而是集中度还不够

2018-03-14 11:39:49 adminion 0

3月7日,在北京会议中心经济组会场,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凌文。

  神华和国电的合并,在能源界备受瞩目。合并后的国家能源集团集世界最大煤炭生产商、最大火力发电商、最大可再生能源发电商、最大煤制油和煤化工公司于一身,集团8个板块中有4个居世界第一,这样的“巨无霸”会否导致垄断?煤电矛盾原因何在?

  30多分钟的采访中,凌文回答问题明了、直接,行业大方向与详细数据,他都了然于心,信手拈来。他呼吁还煤炭一个“清白”,并直言合并后他最大的压力是安全压力,惦记最多的是如何聚拢30多万员工的人心!

  去产能仍需坚定执行

  中国能源报: 去底至今年初,我国局部地区出现电煤供应紧张,有观点认为这是去产能导致煤炭供应偏紧所致,您怎么看?应如何统筹去产能和保供给?

  凌文:就我掌握的数据来看,2017年,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约为45亿吨标煤,同比增长近3%。其中,煤炭占比大致在60.4%,同比有所下降。从产量来看,去年我国的煤炭产量约为35.2亿吨。 总体而言,煤炭还是“产大于销”,仍处于产能过剩的状态。因此,“三去一降一补”还应该坚定地执行下去。 去年冬季出现的保供问题,实际上还是个别时段、个别地区、个别品种的短缺。比如,冬季供热需求、东北地区的需求等等。总体上看,大方向没有问题。去产能不是去产量,是要淘汰落后的、污染的、不安全的、不高效的产能,是要把先进的产能释放出来。 现在来看,电厂的库存已经回暖,普遍在20天左右,已恢复到正常水平。电厂库存偏少时,我们要保供,但不能简单认为是煤缺了,总体上来说煤是不缺的。

  中国能源报:去产能去到什么程度比较合适?未来几年,国家能源集团煤、电发展将把握怎样的节奏?

  凌文:从国家层面上,煤电、煤炭等一次能源的比例,一定会逐步降低。但是我国“贫油、少气、相对富煤”,而煤炭的基础量又很大,在这样情况下,只能逐渐降低煤炭消费比例,不能一下子把目前能源消费占比达60.9%的煤都去掉。 一方面,逐步配合国家把比例降低;另一方面,存量部分要保证是先进的、高效的、环保的、清洁的,而且是安全的。未来的煤炭利用一定要走这条路。我个人觉得,未来煤炭行业不会是再以扩张为主,发展也一定不会是量的增加,国家能源集团未来的发展也一定是以追求质量为目标。我们要在产品质量上保证国内、国际领先。煤电、煤炭,都要更加注重在质量、技术等方面的领先性。

  不要盲目谈“去煤化”

  中国能源报:您认为在未来能源结构中,煤炭应该处于什么位置?

  凌文:煤炭不是“夕阳产业”。我国能源利用以煤为主体的格局,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不会变化,未来若干年煤炭仍将是主体能源。 我们必须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,对煤的注意力不要分散。国家将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作为2030年9个重大工程之一,也体现了中央对此高度重视。未来煤炭消费比例会逐渐下降,到2035年希望能够降到50%左右,到2050年降到40%左右。但煤的利用一定是越来越清洁的、干净的,所以当煤炭消费比例降到40%的时候,煤炭利用的质量肯定要比现在好上许多。

  中国能源报:您在小组发言中也讲到,煤在历史上是做出贡献的,我国煤电排放标准也是世界上最严格的。那为什么大家仍然认为煤炭、煤电是“脏”的?

  凌文:这个问题需要社会各方共同做工作。煤是社会的功臣,煤提供了我国从建国以来所有能源消费的75%,煤炭产业的功劳不容抹杀。 煤炭曾经在产量、安全、清洁三个方面的问题,目前都已经解决了,这时候应该还煤炭一个“清白”,不要盲目“去煤化”。煤炭行业有什么问题,一定会踏踏实实地解决,希望社会各界能够公正地去对待。煤炭行业过去有功,但现在也没罪,这句话我一定要说出来。

  中国能源报:您是《“十三五”国家科技创新规划》提出的9个重大工程之一,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总负责人,这一工程目前进展如何?

  凌文:现在正处于实施方案的最后论证阶段,论证要报上级有关部门批准才可以实施。整个项目要持续15年左右。

  煤、电之间没有特殊矛盾

  中国能源报: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,关停不达标的30万千瓦以下的燃煤机组,您觉得这些燃煤机组有哪些问题?国家能源集团这样燃煤机组现在还多么?

  凌文:国家能源集团的30万千瓦机组有的比较落后,但也有比较先进的,比如集团一些30万千瓦的循环流化床机组,可以做到超临界、超低排放。而有一些小机组,已经有二三十年的历史,排放高、效率低、煤耗高,这种情况的一定要坚决淘汰。针对这些落后机组的解决方案,可以“上大压小”,或者进行改造以达到相关标准。因为目前很多30万千瓦及以下机组要负责供热,涉及民生保障不能轻易关停,有委员也提出用核电小堆来对这一部分机组进行替代。落后机组的改造、淘汰工作是我国能源转型升级,从追求发展速度向追求发展质量转变的一个重要方面,国家能源集团会坚决落实。

  中国能源报:今年年初,国家能源集团与重点电力企业签署了电煤3年长协合同,合同是基于什么考虑,合同量有多大?

  凌文:我认为3年电煤长协合同是大趋势、大方向。包括我在内,煤炭行业很多人对此已呼吁多年。2017年局部地区出现了电煤保供压力,这一因素也促使今年第一次签订了3年长协合同。未来我们会坚定不移地朝市场化、契约化、合同化的方向发展。目前3年长协的合同总量不是很大,但今年开了个好头,这很重要。我相信以后量会逐年增加。

  中国能源报:我们了解到,今年电煤长协合同签订后,地方发电企业合同量有所提高,发电央企份额有所降低?

  凌文:央企也好,地方发电企业也好,企业之间是平等的。国家能源集团2018年年度合同的总量比去年有所增加,供应是增加的。的确,今年我们与各个企业间的合同分布有变化。因为产量就那么多,所有企业签约的权利都是平等的,没有剩余的煤源了,自然就无法签不新合同了。今年地方发电企业和发电央企的长协份额变化,完全是市场行为。在供应总量增加的情况下,国家能源集团即便对原国电集团旗下的电厂,给的合同量也和其他四大电力一样,并没有特殊照顾。从这一点可以看出,国家能源集团讲规矩、讲大局,集团内部没有偏向。

  中国能源报:说到煤电矛盾,您觉得发生的原因、难点在哪儿,应该怎样解决?有什么建议?

  凌文:我不认为煤电之间有特殊的矛盾,不同意把它激化为煤电矛盾、煤电“顶牛”,这么多年我们合作的很好。包括燃煤发电在内,煤炭与铁矿石、钢等下游产业之间,都是上下游产业链的关系。标志就是,近年来,从过去不断地拉闸限电,到现在安全稳定的能源供应,老百姓不用担心用不上电了,能源供应的问题解决得很好。

  合并产生新垄断的说法不公平

  中国能源报:有观点称国电和神华的合并会产生新垄断,您怎么看?

  凌文:我们国家的煤世界第一多,占了全球产量的一半,但国家能源集团合并完只占到15%。我们不仅不是垄断,而是集中度还不够,像国家能源集团这种体量,实际上这个比例需要再高一点,才更安全。垄断是依靠在行业中的地位把控价格、标准等来牟取不正当、不公平的权益。国家能源集团旗下的电厂和其他四大电力一样的待遇,说我们垄断非常不公平。

  中国能源报:国电和神华的合并非常受关注,国家能源集团拥有四个“全球之最”,作为总经理您的压力在哪?未来有什么发展规划?

  凌文:压力肯定有,最大的是安全压力。同时,在合并后需要把员工的活力带动起来,迅速地把30多万员工的人心统一起来。下一步的发展规划目前正在研究,还不好透露。

  中国能源报:神华宁煤煤制油项目现在运转情况怎么样?

  凌文:非常好。A线和B线已经连续安全、稳定、满负荷运行两个月,“安”、“稳”、“长”、“满”这4个字已经做到了。第5个字是“优”,我们今年的目标是把“优”这个字做好,“优”字在今年年底争取给大家一个好的答案。接下来,要解决好两个问题:一个是排放要达到设定的最优排放,另一个是效益要非常好。习近平总书记对煤制油项目非常关注,2016年7月19日,亲自到现场视察,2016年12月28日、2017年12月底,又分别做出重要批示,我们必须落实好。

  中国能源报:国家能源集团牵头组建氢产业联盟,接下来会有什么项目上马吗?

  凌文:对我们而言,重要的不是上马什么项目,而是搭建一个平台,解决中国的氢能产业相关标准、布局以及需要共同攻克的一系列技术问题,整合包括产氢、储氢、运氢、分配,以及电池堆组件、材料、整车、电动机等在内的整个产业链,共同攻关,在世界氢产业中实现弯道超车,创建属于中国的解决方案。


标签:  还不够 垄断 集中度 能源 集团

公司动态

在线留言

友情链接

会员中心

400-1003-713

周一至周五 9:00-17:30

凌文:国家能源集团不是垄断,而是集中度还不够-柴油发电机组|发电机组厂家|发电机组价格|福建发电机组|厦门发电机|静音型发电机组|帕金斯发电机组|康明斯发电机组|发电机组价格|彼奥动力|